首页 > 书库 > 《沉鸾孽》沉鸾孽下载 免费阅读 沉鸾孽GC

沉鸾孽

古代言情已完结

《沉鸾孽》由网络作家姵璃所着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聂沛涵,刘派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八年前…… 那时她还只有八岁,是北熙凌相的独生爱女,闺名唤作“凌芸”。有一日,家中忽然多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,唇红齿白,沉默寡言

|更新:2019-10-07 00:30:50

在线阅读
  • 读书简介
  • 免费章节在线阅读
  • 评论
《沉鸾孽》由网络作家姵璃所着,终于迎来了精彩的大结局,聂沛涵,刘派这两位主角会有怎样的结局呢?是悲伤或是喜悦或是幸福,这些悬念都将在这章精彩的结局内容中为你揭晓, 八年前…… 那时她还只有八岁,是北熙凌相的独生爱女,闺名唤作“凌芸”。有一日,家中忽然多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,唇红齿白,沉默寡言

《沉鸾孽》免费试读

八年前……

那时她还只有八岁,是北熙凌相的独生爱女,闺名唤作“凌芸”。有一日,家中忽然多了一个十一二岁的少年,唇红齿白,沉默寡言。父亲诓她说是远方堂哥,她便信了,还曾捉弄过他几番。而那“堂哥”却从不告状,每每只承受她的捉弄,沉默以对。

直至有一日,她捉弄“堂哥”被父亲抓了现行,父亲才告知她,这少年并不是她的堂哥,而是南熙七皇子聂沛涵。原来南熙有个叛臣欲投降北熙,为表投诚媚上之意,便抓了年仅十二岁的聂沛涵,一路逃到黎都。岂知原帝对这个不受宠的七皇子并不看重,便随手交给了父亲凌恪处置。

父亲生性悲天悯人,怜惜聂沛涵小小年纪受制敌国,遂将他带回相府照料,对外只称是远方子侄。那时她虽只有八岁,却也生出怜悯之心,至此再没有捉弄过他,每日里不停唤着“涵哥哥”,只盼望这沉默的少年能笑上一笑。

她与他一起玩闹了三四个月,南熙便差了使者前来北熙索人,交涉过后,原帝同意将聂沛涵放归南熙。

鸾夙永远记得那一天,秋风渐起,乍暖还凉,朝阳初升之时,她与父亲为聂沛涵送行。

两辆马车一前一后,相继出了黎都南城门,她一路坐在车里低泣,任由父亲如何安慰也止不住哭声。

其实父亲不晓得,她并非因为聂沛涵即将离开而哭泣,她有旁的原因。她是相府千金,自小出入前呼后拥;可聂沛涵堂堂南熙皇子,返回家国却是这样冷情,南熙只派了一位将军来迎接。

且这将军还是父亲的旧识,确切的说,是父亲的师弟。他姓丁,名益飞,是南熙赫赫有名的“飞将军”。

凌芸感到疾驰的马车渐渐缓行,最终在十里长亭之处驻足停歇。

丁将军率先下了马车,对父亲感激道:“师兄高义,照拂七皇子数月,愚弟感激不尽。”

父亲便挥了挥手:“墨门弟子向来致力于南北统一之事,你我师兄弟一场,何须客气。”

丁将军则显得忧心忡忡:“师兄大恩大德,愚弟无以为报,只盼师兄千万小心,莫要因此事牵累己身。”

当时凌芸年纪尚小,不知丁将军为何显得那般忧心。如今她才明白,原来这世间尚有一桩罪名叫做“通敌叛国”。

她还记得那天聂沛涵曾对她承诺:“芸儿不哭,我一定会再回来看你的。”他给了她一枚玉佩,以此作为来日相见的凭证。

她记得自己泪眼朦胧地接过玉佩,这才与他依依分别。回相府的路上,凌未叔叔一面驾车,一面想尽法子逗她发笑,她却只知道攥紧那枚玉佩,心中盼着自己快些长大,有朝一日与他重逢。

可当时年仅八岁的她却并不知晓,这乱世翻云覆雨,这朝堂波云诡谲,有时承诺之重,会败给人心之轻。

而教给她这个道理的,是凌府上下一百二十条人命……

*****

鸾夙努力从回忆中挣扎而出,将那半枚玉佩妥帖收好,这才发觉自己颊上已满是泪痕。她欲抬手拭泪,却有一只温热的手比她快了一步。

是榻上的无名公子,正睁着一双幽深黑眸,侧首望着她。

鸾夙有些意外,顾不得追究他为她拭泪的轻薄之举:“公子醒了?”言罢又觉意外之中带着惊喜,再道:“你终于醒了!”

无名公子仍旧看着鸾夙,虚弱笑道:“多谢姑娘相救。”

原来这男人笑起来是这样好看,比他昏迷之时更添几分英挺。鸾夙自觉为救这公子煞费了心力,如今也担得起他一句感谢之语,再想起他占了她的床榻长达半月,此刻眼见归还在即,更觉欢喜,面上也露出盈盈一笑,却教榻上的男子为之一慑。

无名公子的目光在屋内逡巡了半晌,才缓缓问道:“这是何处?”

鸾夙低眉想了想,没有说明这是妓院,只隐晦作答:“是我的住处。”言罢已站起身来,再道:“我去唤他们。”

无名公子并未再行多言,只看着鸾夙娉娉婷婷出了房门,又唤来一貌美妇人进屋,正是坠娘。

无名公子不动声色地瞧了坠娘一眼,道:“多谢仗义相救。”

坠娘笑着微微颔首:“醒了便好,公子可在此安心将养。”

无名公子再看了一眼鸾夙,恰好听得她欢喜的声音:“坠姨,如今他已醒了,让朗星将他挪到隔壁空置的屋子里去吧?”

坠娘闻言并未回话,只看着榻上之人,问道:“公子可能起身?”

无名公子看着鸾夙榻顶上的精美绣图,低低回道:“不能,只怕还需叨扰几日。”

坠娘也不勉强:“如此,公子歇着便是,若有需要,可与朗星说道。”言罢指了指身侧的朗星。

无名公子却看了鸾夙一眼,回道:“多谢,我记下了。”

坠娘见状不再多言,转身告辞。

待坠娘走后,鸾夙才捂着脖颈,叹道:“我还得睡在那美人榻上!都快要落枕了!”

无名公子闻言,面上露出一丝几不可见的笑意,随后立刻绷紧脸面,对鸾夙回道:“辛苦姑娘了,在下深感歉疚。”他眼风扫向不远处案上的琴具,再问:“姑娘会弹筝?”

鸾夙笑着默认。

“如此甚好,只不知在下可有耳福,能听得姑娘弹奏一曲?”无名公子对鸾夙浅笑道:“躺得时间久了,目力耳力皆不灵敏。今日见了姑娘容颜,已恢复了七分目力,姑娘便好人做到底,再助我恢复耳力吧!”

鸾夙有些忍俊不禁。自入了闻香苑以来,有不少男人曾夸赞过她的容貌。然而如眼前这无名公子一般的夸赞,她还是头一次听闻。言语之间并不下流,反倒有些幽默风趣。

虽然两人今日是头一次对话,可鸾夙到底照顾了他半月有余。她想了想,自己这半月未曾抚琴,的确有些手痒,便应承了这无名公子的请求,款步轻移至古筝前,施施然坐定弹起来。

这一曲《高山流水》弹得有异寻常,并不舒缓,而是刚柔并蓄,深沉铿锵,入耳便似当真瞧见了峨峨危山、洋洋江河。今日听了鸾夙所弹,无名公子才觉从前听过的版本皆是平平,唯独这一曲寻到了高山流水的真谛,沁入心脾。

他想要出口称赞,然话到嘴边却又不知当如何说起。待到一曲终了,唯余一句赞叹:“好琴技,好琴心!”

鸾夙闻言却是一怔。这一首《高山流水》她已烂熟于心,从前当众弹来,皆是收到一番夸夸长叹,无非是说自己琴技娴熟,别出心裁。而眼前这无名公子的“琴心”之语虽然简短,却很是令她闻之一震,恰恰说到她心坎之中。

鸾夙不禁对榻上之人有些另眼相看,暗道自己总算没有救错人。

*****

如此又将养大半个月,无名公子已能下床行走。鸾夙见他越发好转,便不再担心会打扰他休养,自顾自练起琴、和起歌来。公子大多时候闭目不语,偶尔会和鸾夙说上几句赏析心得,尤其是在鸾夙弹错音准之时。

更令鸾夙惊喜的是,这无名公子不仅于音律之上极有造诣,诗词亦是不在话下。鸾夙喜欢作诗吟词,却最头痛起题。这无名公子不仅每每都能想出契合的题目,偶尔还会兴致大发为鸾夙改掉几个字眼。然就是这几个字眼,却常常起到画龙点睛的作用。

如此相处下来,鸾夙倒也忘了要将他赶出屋子的初衷,两人日日隔着帘帐,无名公子依旧睡着床榻,鸾夙还是将就着美人靠。

两人都默契地没有去问彼此的姓名及身份。鸾夙终日以“公子”二字相称,对方亦是“姑娘”两字相回。

这一日鸾夙外出采买胭脂水粉,回到闻香苑却见无名公子正对着她屋内墙上一幅名画出神。鸾夙轻咳一声,笑道:“怎么?公子指点了音律和诗词,如今要开始指点我的画功了?”

无名公子嘴角噙笑,却是问道:“你喜欢‘千古画师’刘派的画?”

鸾夙点头:“是极喜欢的,只是一画难求。这幅《春江花月图》,还是旁人费了好大力气才寻来赠予我的。”刘派乃是北熙名家,山水风景堪称一绝,原帝曾御口赞他是“千古画师”。尤其三年前刘派病逝后,他生前画作更是受到了前所未有的追捧。

而鸾夙房中挂着的这幅《春江花月图》,便是刘派生前最得意的作品之一,亦是世所公认的佳作。这幅画是从前一位恩客所赠,鸾夙一直以拥有此画为傲。

鸾夙有些自得地瞧着无名公子:“公子可是看中了此画?”

无名公子闻言,双目却在画上打量一番,鸾夙站在他身侧,分明瞧见他的浓密长睫上下微动。男儿竟能生得这副模样,当真羞煞世间红颜。鸾夙在心中轻轻感慨,却忽听他开口评价:“仿得不错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鸾夙提起精神反问。

无名公子瞧见鸾夙如此惊讶,亦面露疑问之色:“难道这画不是旁人临摹来赠予你的?”

鸾夙沉着脸:“这是真迹。”

无名公子闻言,只“哦”了一声,未再多话。

鸾夙见状,心中有气。这分明是“千古画师”刘派的真迹,他却说是临摹之作。说错便也罢了,然还没有半分歉意,如此唐突,实在无礼。

鸾夙兀自恼着他,却听无名公子忽然幽幽叹道:“我要走了。”

鸾夙以为自己听错:“你要离开?”

无名公子“嗯”了一声:“叨扰一月有余,我已知会了家人,明日便来接我。”

自鸾夙救下这无名公子迄今,前后算来已将近两月光景。他重伤之时,卧榻昏迷,是她夜夜悉心照料;他清醒之后,词曲相和,她又日日仔细请教。如今甫一听闻他要离开,鸾夙心中忽然产生一股难

《沉鸾孽》精彩评论

    貌若天仙的傻子女主(聂沛涵,刘派)vs阴鸷狠戾的皇帝男主(聂沛涵,刘派)。男主(聂沛涵,刘派)少年登基被太后和朝臣把控朝政,太后为了膈应男主(聂沛涵,刘派)选中了由钦天监卜算民间选秀出来的傻子女主(聂沛涵,刘派)。谁知道心机深沉的男主(聂沛涵,刘派)和幸运度max的女主(聂沛涵,刘派)天赐一对,干翻了太后和朝臣,女主(聂沛涵,刘派)后期慢慢心智清明起来。这篇文看点不在于代入女主(聂沛涵,刘派)的苏爽,而在于男主(聂沛涵,刘派)的亲政掌权和女主(聂沛涵,刘派)的养成感,或者说是他们一步步改变彼此。

    为您推荐

    言情小说排行

    人气榜